宁。致

《久愿》{衍生文}(桃心CP)<柒 >

调整,是件麻烦的事儿,生活一下子天旋地转,适应了的东西一下子灰飞烟灭,什么都不剩下,一瞬间的落寞,曾经的情啊,融进了的骨血的爱啊,都散了,罢了罢了,聚散有时……

韩冰不想回家,不想对着那个冰冷的屋子,沈运也能洞悉她的心思,也没有多言,他们在公园的长椅上呆坐了一夜,韩冰有些倦了……

呵,男人?男人算个什么东西,爱的时候蜜语甜言,不爱的时候冷言相待……事业才是最靠谱的,韩冰也算不悖这个至理了。

“韩区长,最近工作很认真啊!是得奖励你一下了…….带你去个地方,怎么样!”说完拉着韩冰就跑

“你干什么呀沈运!!!你放开我!!!”

“你这么大个人儿了又不至于被我拐了骗了的,怕什么。”

“那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沈运松开了韩冰,耸了耸肩“好好好,你自己走,我也不乐得拉着你。”

他们呆在一起就像能发生化学反应似的,一路上颠颠的互怼,欢笑

 

“你带我来这儿干嘛……”韩冰抬头看了看,游乐园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游乐园!!!多适合你。”韩冰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韩冰其实很喜欢这些东西,只是这些喜娱爱好都被淹没了,在以前的生活中她不得不扮演个大女人的形象,这些看起来幼稚的东西也就被搁置了。

 

愉快的时光总是易逝  “谢谢你,沈运!”

“客气什么……”

“你带我来游乐园,那我……那我请你吃日本料理好不好?”

“好啊!”沈运冷笑,答应的很是勉强,其实他是吃不惯那些生鲜鱼腥的,但又不想让她察觉。

席间,他们谈天说地把酒言欢,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他不奢求什么,只希望她能开心,而他愿一直陪伴着她,和十年前一样。

《久愿》{衍生文}(桃心CP)<陆>

“你是光,属于我的光,你是茫茫人海里我最在意的那个存在。”

“我困顿在你的世界,不知所往……”

韩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就在那个漆黑的夜……她做出的不单是个决定,她失去的是年少时的期许,更是一场梦的破灭,张家旗一言不发,得了离婚证的他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心悦,甭谈什么如释重负了,现在的他呀,心头压着千斤石头……两人是怎么走散了的呢?没有背叛,没有争吵,没有冷眼……怎么会这样了呢?谁都说不上来,就是这样最终散了,许是缘分太浅了吧,缘浅缘深,缘散了终究是抓不住的!

“沈运,你在哪儿?”韩冰顿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找上这个老朋友,在这一刻,自己最无助的时候。

“怎么了?”

“能和我出来吹吹风吗?”

“好!”沈运没有多问,他守了一个蓝颜的本分,不僭越半分!

 

 

“还是外面好啊!空气都是香甜的。没有那个人在我眼前晃还真是清闲不少。”韩冰笑了笑。沈运看得出来韩冰笑得多苦,当年韩冰一袭嫁衣许给张家旗时笑得多甜现在就有多苦,甚至更之吧

沈运不乐得讲话,他静静的守着韩冰

“嗯?你为什么不说话?”

“呵……天可真冷啊!”

“你不问问为……”韩冰哽咽了,其实哪儿要问啊,沈运太了解韩冰了。

沈运拉着桥边的护栏,假装着毫不在意目视远方“平时挺汉子的模样,怎么一遇到他张家旗就这么愚笨了?”说完还拍了拍韩冰的脑袋,一如从前。

“呵…都和你说了,不要拍我脑袋….”

“是!!会变笨的”

“是!!会变笨的”

毫无防备,两人异口同声,然后又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都说张家旗和韩冰两人天生一对,可谁又在意到规避在角落里的沈运呢?其实他与韩冰才更为般配!

 

“陪我去喝杯酒吧!我请客!”韩冰着重吐出后面三个字,不知道她哪儿蹦出来的这个怪心思,沈运当然不能应允

“喝什么酒!一瓶啤酒就能把你撂下了……”

“……”其实韩冰骨子里还是很小女人的,只是一直没能找到那个能驾驭得了她的人,现在呐,沈运的一句话就能把她噎着,倒真有些意味了……

夜色还很长,公平的是我们所望的月亮是一个……

《久愿》【衍生文】(桃心CP)<伍>

又加班到了深夜,天漆漆的星星都不想冒出个儿来,这啊算不得一个好天气。
“沈区长,这么晚了还不走?看什么呢?”
韩冰朝他望的方向瞟了眼。沈运顺势掩住了……也不知韩冰看着了没有。两人都默不作声,没有再有过多的交流,空气凝固了。“不早了,我们走吧!”良久,沈运嘴里才蹦出这几个字。
“好!”
……
韩冰和家旗很不合适,说不了别的,起码性格上是这样的。韩冰要强,事事都想做到最好。而家旗安于现状,他觉着日子能苟过着就大差不离了。这般大相径庭的认知是他们争吵的根蒂。也不是谁背弃了承诺,好像谁都没有错,要怪就怪海枯石烂的太少地老天荒的太早……

沈运和韩冰并肩,留给办公大楼一双宛丽的倩影……很般配啊!

韩冰回到家一言不发,张家旗在她耳朵边叽喳个不停,大致就是在劝她签了离婚协议。她苦心经营了十余年的婚姻竟走到这般境地。这也是他们的不同之处,家旗觉得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活不下去的,而韩冰从不抠唆什么爱情……

“我喜欢太阳从不是因为它温暖,我喜欢花朵儿从不是因为它艳丽,我喜欢溪水从不是因为它清凉……我喜欢的这些都不带任何附属条件,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



《久愿》【衍生文】(桃心CP)<肆>

“人都会在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我也不能免俗,我并不想在落俗的剧情里起伏跌宕,其实我要的并不多,少到我只需要你一句简单的关心……你顺势给我一个台阶我就不会枉自跌入山崖!”
梦惊了,该醒了,梦里的一切都丢了。我想,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其实你不经意间的颦笑是能让我心动整个夏天的。

婚礼上韩冰像丢了魂一样四下搜寻着什么,她等了六年的婚礼变了味儿,她面无表情的杵在哪儿,冷的像个木桩。好似这场婚礼与她无关一般。
“韩冰小姐,你愿意嫁给张家旗先生为妻吗?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她走了神,张家旗悄眯的牵起韩冰的手,台下数双眼睛紧视这神圣的一刻……
韩冰略觉困顿“我……我愿意……”
……
礼成,她韩冰最终还是属于张家旗了……沈运在观众席笑着鼓掌,他尝试用酒稀释此刻的愁绪,可无奈酒浇愁上愁更甚。

韩冰婚礼一月后她收到了部门升迁令,组织升迁她为主任……
“那沈运沈主任呢?”韩冰看着这纸升迁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主动请缨调到西南……”

十年后……

我们不能控制情节的发展延至何处,就像韩冰最终还是属于家旗,而我依旧是孤家寡人一个!

“沈区长,这是北梁棚户区拆迁计划,您看看!”十年了,他沈运回来了,到底还是压着她韩冰一头。
“我看到啦,韩副区长!”
两人相视一笑,十年了,他回来了……

《久愿》【衍生文】(桃心CP)<叁>

“我在你身旁站了十年……看你对他浓情蜜意对我不咸不淡,我就是世俗中的悲情男二,站在女主看不到的角落行尸走肉…”

“沈主任,您想什么呢?”韩冰扔过资料,坐到了沈运的对面。“喏,资料给你了,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啊!”
“哎,韩冰你等等…”
“嗯?怎么了?”她转身。
“路上注意安全…”
“砰…”办公室的门关上了。他卸下了防备长舒了一口气。
“好,我知道了。”韩冰调皮的从窗户外探出个脑袋……

日子就这般行云流水的过着,毫无意外的,韩冰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她的张家旗甜哥哥蜜姐姐的谈情说爱,沈运依旧躲在角落里默默守护她。感情这种东西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偏偏有人付出的很多得到的很少。这就是感情的桎梏?嗯,或许吧。

“沈主任,这是我结婚的请柬。”韩冰递给了沈运。
“什么,结婚?这么仓促?你真的准备好嫁给张家旗那混小子了吗?”沈运有点不太相信他眼前的女子即将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
“沈运,我不许你这么说张家旗!”
“哟,还挺护短。”沈运捏了捏鼻子似笑非笑。
“没工夫跟你贫,我结婚那天一定要到啊。”
“行行行。”沈运满口答应,心却不以为意。

张家旗的求婚她等了六年,真正等到他求婚的那一刻心情又是复杂的。得到了一直想要的东西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欣喜,是哪儿错了呢?

《久愿》【衍生文】(桃心CP)<贰>

“沈运,你给我过来!”韩冰气冲冲的跑到了沈运的办公室 。
“吃枪药了吧你,火气这么大?!”
“沈运你给我说说我的片区哪儿出问题了,出什么问题了,你给我好好说道说道。说不出来我就在这儿烦死你。”
对于韩冰的脾气沈运拿捏得还是很准的“是三组的韩晶组长片区的问题,不关你们二组的事。是我瞧错了抱歉抱歉抱歉。”
“道歉有用吗?”韩冰目露凶光,沈运知道大事不好。“那你想怎样?”
“答应我个条件。”韩冰气势不改。
“敢和领导谈条件…你…”
“沈主任要是不答应,我就罢工,有什么破事儿自己兜着,我看您呐就等着和张家旗抱团下海吧!”
“韩组长啊,你瞧瞧咱们的革命情义…”
“谁和你这种只知道压榨下属的上司有革命情谊,少说没用的,答应我一件事儿。”
“这架势不答应也不行了,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
“最近一段时间别让我再加班了!您要坑人也换个人坑啊,老揪着我不放算怎么回事儿啊。”
“放你干嘛?和张家旗那小子去约会?”沈运皱着眉头。
“沈运,你和张家旗什么怨什么仇啊,高中开始就互不对眼,到现在工作了还这样抠唆,能不能成熟点?”
“张家旗那个混小子我就是看不上。”
“要你看上有什么用,我喜欢就行了。”说起张家旗韩冰还是一脸的幸福。
“别撒粮了,吃了这么多年早腻了。”沈运翻开资料掩饰内心的不安。
“言归正传,你到底答不答应嘛!”
“你想几点下班就几点下班,反正在打嘴仗这件事情上我从来都没赢过你。”
“呵呵,谢谢沈主任。”
“……”
韩冰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沈运也合上了资料,抵着头冥思些什么。

《久愿》【衍生文】(桃心CP)

因为看了《声临其境》,超爱刘敏涛和赵立新这对萌新的桃心CP哇,桃心CP万岁♡
男主:《中国式关系》里的沈运
女主:《安居》里的韩冰
人物形象的话我会捏碎重新打造一下,毕竟《中国式关系》我没怎么看过。
大致就是两个在政府机关工作的青年相爱相杀的故事。这时候韩冰只是职场小白。
暂且就先说这么多吧,更文啦!
☞☞☞☞☞☞☞☞☞☞严肃的分割线☜☜☜☜☜☜☜☜☜☜

“韩冰,你加班把拆迁户的资料核实一下,核实好了给我,明天开会要用。”沈运习惯了这样命令韩冰。
“哦!”她一脸不悦,韩冰真的是很讨厌这个沈主任,她觉得像沈运这种只会压榨下属的工作狂该遭天谴。
可没办法啊,人家是领导,韩冰拍了拍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她抬眼看了看时钟“五点四十五分…来不及…”她也很无奈,万般不愿的拿起手机打开了微信,文字敲了又删,删了又敲,最后还是发了出去“家旗,对不起,我今天要加班,不能和你一起看电影了,下回,下回一定陪你看电影…”过了好久对面才发来一个“好。”韩冰长舒了口气,开始忙起了工作。
“沈主任这是您要的资料。”韩冰没好气的递给了沈运。
“呵,怎么的韩组长怨气不小啊。”沈运倚着沙发,拿起茶杯小嘬了一口白茶。
“哪儿敢呢?”韩冰没好气的挑衅他。
“韩组长啊,工作上有什么不满可以的向领导反应,憋在心里多屈得慌…”
“像您这样的领导日理万机的哪儿管得着我们下层人民的苦乐啊。不打扰领导品茶了,我先走一步。”
“你给我回来回来……”沈运放下茶杯“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损您呢。”韩冰已经走出了办公室,听到沈运叫她,她就探了个头回应了一句。
“嘿,你说什么呢你,你这是对领导的不敬。就显摆你有个嘴是吧!你给我回来回来…”韩冰再也没理他。
“好你个韩冰,你等着,我整不死你。”沈运自言道。
……
第二天一早韩冰就被沈运的连环催命电话给吵醒了,她挠了挠凌乱的头发,还带着绵绵睡音“沈主任,现在是北京时间五点半,你吵醒我了,断了我的美容觉。麻烦您赔我一天的好心情。”
“韩组长的起床气可真不是一般两般的,张家旗以后够受的了?”
“您到底什么事儿,没事儿我还得睡个回笼觉呢!”
“找你当然是有事儿,你管理的片儿区进程出大问题了,还劳烦韩组长亲自去跑一趟。”
“我去?现在?”
“当然是你去。”沈运打了一个哈欠“不说了,我先去睡个回笼觉,不打扰韩组长工作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
“嘟嘟嘟……”另一边的韩冰气呼呼的起床洗漱,赶到了片儿区对照规划图纸,左瞧右看也没发现什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