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久愿》{衍生文}(桃心CP)<陆>

“你是光,属于我的光,你是茫茫人海里我最在意的那个存在。”

“我困顿在你的世界,不知所往……”

韩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就在那个漆黑的夜……她做出的不单是个决定,她失去的是年少时的期许,更是一场梦的破灭,张家旗一言不发,得了离婚证的他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心悦,甭谈什么如释重负了,现在的他呀,心头压着千斤石头……两人是怎么走散了的呢?没有背叛,没有争吵,没有冷眼……怎么会这样了呢?谁都说不上来,就是这样最终散了,许是缘分太浅了吧,缘浅缘深,缘散了终究是抓不住的!

“沈运,你在哪儿?”韩冰顿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找上这个老朋友,在这一刻,自己最无助的时候。

“怎么了?”

“能和我出来吹吹风吗?”

“好!”沈运没有多问,他守了一个蓝颜的本分,不僭越半分!

 

 

“还是外面好啊!空气都是香甜的。没有那个人在我眼前晃还真是清闲不少。”韩冰笑了笑。沈运看得出来韩冰笑得多苦,当年韩冰一袭嫁衣许给张家旗时笑得多甜现在就有多苦,甚至更之吧

沈运不乐得讲话,他静静的守着韩冰

“嗯?你为什么不说话?”

“呵……天可真冷啊!”

“你不问问为……”韩冰哽咽了,其实哪儿要问啊,沈运太了解韩冰了。

沈运拉着桥边的护栏,假装着毫不在意目视远方“平时挺汉子的模样,怎么一遇到他张家旗就这么愚笨了?”说完还拍了拍韩冰的脑袋,一如从前。

“呵…都和你说了,不要拍我脑袋….”

“是!!会变笨的”

“是!!会变笨的”

毫无防备,两人异口同声,然后又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都说张家旗和韩冰两人天生一对,可谁又在意到规避在角落里的沈运呢?其实他与韩冰才更为般配!

 

“陪我去喝杯酒吧!我请客!”韩冰着重吐出后面三个字,不知道她哪儿蹦出来的这个怪心思,沈运当然不能应允

“喝什么酒!一瓶啤酒就能把你撂下了……”

“……”其实韩冰骨子里还是很小女人的,只是一直没能找到那个能驾驭得了她的人,现在呐,沈运的一句话就能把她噎着,倒真有些意味了……

夜色还很长,公平的是我们所望的月亮是一个……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