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安好》(帝妃衍生)第三章

再相逢,他不经意的眼神落到了她身上,一如当年琼花雨下的那一个回眸似回到了当年。
公元六一九年。老梁王佝偻着背坐在龙椅上,丝毫看不出一丝英气,他抬头瞧了一眼跪在殿下的九儿子。他已行弱冠之礼,该去自己的封地了。老皇断然舍不下这么个心头肉,毕竟是最像他的儿子啊。他也知自己命不久矣,想把皇位传给他,可怎奈何,奈何......“咳咳...咳咳...”老皇摇了摇头掩鼻咳嗽了几声“选儿,你下去吧......”
次日,萧选出发去了封地,扬州城内一派祥和。淮河流域自古就是富庶之地,又近于天朝国都金陵,这细碎的种种皆可揣度出老皇对他这个九儿子的偏爱。
继任为淮王后,萧选得了一场大病,求遍城中名医也未得解无奈只得张贴王榜寻隐士高人来解此病。什么仙风道骨癞头和尚的只要是登府上献药方的萧选都试了一遍,结果都是一样,毫无益处。适逢娴儿进城取药,经过淮王府瞧见告示栏上的王榜便轻轻揭下,淮王府的府兵瞧不出娴儿的道行所在,便也没有以礼相待。“欸,我说孩子,你要玩儿一边儿玩儿去,这告示栏上的东西可碰不得,你可知揭示王榜......”
“我知,揭示王榜便示愿为淮王效劳,劳烦府衙大人前去通报,看淮王殿下这病我可治得?”关乎到淮王的病,府兵们自是不敢懈怠。
府兵们将娴儿带到了萧选的寝殿,两人之间隔了一幕纱帘。娴儿不解。淮王府的管家站出来摆手道“姑娘莫见怪,淮王殿下近来疾病缠身,气血甚微,不能以面示人,还望姑娘见谅。”
“何来见谅这说,草民只替淮王殿下切脉,不探其颜。”
老管家满面堆笑“甚好,甚好。”
娴儿切完了脉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殿下这病不难治,从病根着手,除戾即可,我给殿下配一方药,十日后戾气除尽便可痊愈。”
管家接过药方“姑娘,请随我到账房领赏”
“不必了,小女子行医救人不为名利......”娴儿隔着帘幕给萧选行了一个大礼就退下了。
在她转身的瞬间萧选拨开帘幕眼神落到了她的身上,一见倾心。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