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安。好】(帝妃衍生)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四季轮回已记不清历经了多少个盛夏寒冬,只知道我一直在这儿。等你、等你、等你、等你……
南京郊外有个很小众的景点,传说那儿有棵“神树”花开千年不败,信奉轮回的人大抵都是相信三生三世这个说法的。蒋寒就是这样的人。
最近手上的这个案子很是棘手,就算回到了家里蒋寒的脑子也没有停歇过一刻。案子千头万绪,惹得蒋寒很是不悦,拿起外套就往外面走,可这么晚了能走去哪儿呢?他笑了。“那就开着车看着走呗,能走哪儿算哪儿,这么大个人了也不至于丢了!”蒋寒开的很慢,选哪个路口完全是随心所欲。不知不觉就来到城外。
不似市区的喧闹,郊区很是宁静。蒋寒下了车深吸了一口这属于自然的清新气息,倒让他放松了不少,他的脚不受控的直往前走,前面是哪儿呢?他也不知道。
越往前灯光越暗,他来到了一棵琼树前驻了足。“这棵树好熟悉,好似在哪儿见过”蒋寒自言道。可他确实没来过郊外。他冲着琼树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
“选郎,选郎,选郎莫走……”
蒋寒觉得古怪便回头瞧了瞧,一位素衣女子端站在琼树下“选郎莫走……”白衣女子款款走来。

评论(1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