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遥遥不及【十】

阳光洒进窗台,病房的一切都镀上了金色,熠熠生辉。略微清醒了些的尹梅抓住贺涵的手不放,硬生生的握着,生怕下一秒他就不在她的视线中了。他有着一股非男人属性的细腻,能够一眼看穿她的心思“我不走,我不会再走了,不会让你一个人了。”本想让尹梅安心,哪料的她握得更紧了。她真的害怕失去他。过去错过的太多,未来也再不想重蹈覆辙。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尹梅的欣喜溢于言表“好!”
尹梅生病期间贺涵一直陪着她,半步都未曾离开。她休完了病假,再回到辰星工作也再没有什么抱怨,也再没有想过离开辰星。平日里他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甜蜜的很。在天堪比比翼鸟,在地堪比连理枝。不知羡煞了多少公司里的单身狗。

遇见,然后离开,多年后再遇见……你的手我握紧了不会放,你的心我住进了不会走。

周末?可真难得!自打去了辰星尹梅就没怎么过过双休,就算偶尔有一两个双休也都被贺涵祸祸了。
此刻的尹梅正惬意的听着轻音乐,晒着日光浴呢。电话铃声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尹梅大致也能猜到是谁,她极不情愿的拿起手机“还真没猜错。”她低喃了一句,滑动的接听键。
“尹梅,你在哪儿呢?”
“在家呢!”
“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干嘛?又想祸祸我的双休?你可放过我吧,双休不易,且过且珍惜。加班的事儿免谈,没别的事儿,我就先挂了。”
“诶,你别挂呀,我又不只是你上司,我现在是以你男朋友的身份跟你讲话。赶紧下楼,等你!”
“是是是,前夫哥!”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不说,等我!”尹梅挂断了电话

他们无疑是幸运的,失散过,经年之后还能找回彼此。

“嘿,前夫哥,等急了吧?!”尹梅垫起脚尖向贺涵的怀抱奔去。
“只要是等我们家尹梅,多久都得等呀。”
尹梅离了贺涵的怀抱。“吃错药了?你这么说肯定没什么好事。”
“还真是个好事,你要是不想捡这便宜我就去找别人了。”
“什么便宜?”
贺涵拿出了藏在背后的优惠券。“诺,婚纱摄影的优惠券!!!能便宜100呢!”
“贺涵,你怕不是个傻子吧!消费1万元才能用这种优惠券哦!我觉得不划算呀!还有哦,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占小便宜了。”
“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就便宜我前妻妹了。”
“去!去!我又没说不去”

想想上回拍婚纱照的时候,贺涵全程不笑,在场的工作人员都还以为他是面瘫呢!但这一回他笑的比尹梅都灿烂。这大概就是嫁了爱情,娶了爱情的样子吧。真幸福!

“贺夫人,回家吧!”
“好,送我回家!”
“我是说回我们的家!”
“你这是拐带良家妇女,犯法的!”
“把证换回来是不是就不犯法了?”
“别妄想了,我没带证件,下次吧哈!”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下次呢。我翻了好久的黄历今天是这个世纪最好的日子,黄历上说了,过了今天就不宜嫁娶了。”
“那咱就再等等,等到下个世纪?”
“这白日梦做的挺真!”
“可我的证件真的没带呀。”
“你确定还在家里?”
“一定在家里啊,我放在了……”
“喏,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的证件!!怎么……怎么在你这儿?”
“你不是说放在家里了吗?大马虎!!”
“懒得理你……”
“还好赶在宜嫁娶的日子娶了你!”

婚姻登记大厅那当初给他俩办离婚的两个姑娘调到了结婚登记处。其中一个姑娘笑到“哥,姐又来啦。”另一个小姑娘被她的情商折服,向她投去了一个眼神,那个小姑娘低下了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忙道歉。贺涵不以为意地笑道“以后不会再来了!”
办完了复婚手续贺涵牵着尹梅出了婚姻登记所。
见证他俩离婚,又见证他俩结婚的两个小姑娘闹开了,“我说的吧,他们会复婚的。你偏要跟我赌!哎,小雨,你欠我一包辣条……”

结婚登记所门外贺涵笑了“尹梅我们回家吧,回我们自己的家。”
“好!”

——————————————————————————————————————————————————完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