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遥遥不及【九】

尹梅在辰星的日子并不好过,每天都是加班加点的为贺涵卖命。她就想着能快点熬过试用期,然后卷铺盖走人。她根本就不想在辰星多待一分钟!没有冷言相向,也没有争风吃醋,就只是一番多年来压在心底的委屈摧毁了一切,两人的关系跌至冰点。这样的场面想来不会维持太久,这对欢喜冤家心里都有着彼此的位置,只是碍于面子,都在倔强的等冰着融化。

人人都在夸耀贺涵的才智,他拥有数不胜数的光环,可谁又能知道褪去华丽头衔的贺总的心境。竟与孩童一般天真,又或许只有在对着她的时候,他才会这般烂漫。

贺涵刻意的把工作都推给尹梅,只为了能和她多待一会儿。尹梅加班,他陪着。他办公室的灯常常是整栋大厦里最后灭掉的那盏。尹梅会掐好时间乘着末班车回家。贺涵总是会在尹梅走后不久。赶去她家的小区,躲在角落里看到尹梅平安回家他才安心!!!

尹梅的身体弱,经不住日常的超长待机。贺涵给了她不少的压力,或有形或无形,她的生活里永远都充斥着贺涵这两个字,除了贺涵她再没有精力再去琢磨其他了。

暗夜里,尹梅蜷缩在床边一角,豆大的汗滴直往下流。好久好久,汗早已浸湿了她的头发,她吃力的拿到手机。城市另一角的贺涵好像有感应似的。平时睡眠极好的他今天是怎么都睡不着。他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书。本想打开手机看看时间的却不料看到了一条未接电话,是尹梅打来。再打回去时已经没人接了,他没想那么多,一脚油门就踩到了尹梅家门口。

尹梅习惯性的把备用钥匙放在门外地毯上,贺涵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这一个贺涵平时看不惯的小细节,竟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了尹梅一命。
“贺……涵……” 剧烈的疼痛让尹梅有些神志不清,但嘴里叫着的还是贺涵的名字。
“我在,我在呢,别怕,我带你去医院。”看着脸色煞白的尹梅,贺涵心里的苦涩难喻。
“包……把包……带着……里面有证件……”

好在半夜的魔都不堵车,他很快的开到了医院,忙着去急诊挂号。尹梅身份证放在了钱包里,贺涵翻找身份证时看到了尹梅一直放在钱包里的照片。照片上的人就是他。看起来是个青涩的大小伙儿,那年他才18岁。是他自以为是的十八岁,那年他选择出国留学,那年放弃了尹梅……他好奇地翻开照片背面,笔迹已被岁月侵蚀的不剩闪光,但还能依稀辨认得出“My darling ♡”
他知道自己错过了太多,但这一刻的认知尤为清晰……

医生确诊了,尹梅得了急性阑尾炎,要立即开刀,贺涵签了字,尹梅被推进手术室,他就站在手术室门外,一刻都没有离开。

贺涵不愿意离开尹梅半步,他希望她一醒来看到的就是他……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