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遥遥不及【八】

我做了这个决定,才能靠你更近,所以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坏的决定。

贺涵看了看腕表“尹总,再不起您可就要迟到了,上班第一天就迟到可不好!”
“上班?去哪儿上班?”尹梅拍了拍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茫然的要死。“当然是辰星!”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去辰星了,我怎么不知道?”
“昨天……梦话……”
“那不作数的!”
“其他的我都可以不当真,但是这一句它就算不是真的我也必须要把它变成真的!”
“喂!贺涵!!!有你这么霸道的人吗?!”
“我霸道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洗漱,我在停车场等你。”
……
贺涵心里乐开了花,尹梅哪儿说的什么答应他去辰星的话,这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辰星是咨询行业里的龙头老大,业务繁多,你要尽快熟悉这里的一切,包括我……”
尹梅的职业素养还是很高的,对着贺涵这样的挑衅竟然可以不动声色“好的,贺总……你要没有什么吩咐我就去熟悉业务了……”
贺涵又败在尹梅的手下了。或说在尹梅面前他从没有赢过。

过了一会儿贺涵又乍现在尹梅的办公室,故摆老板的架子“尹梅,晚上有个酒会你和我一起去。”
“酒会?我……”
“你什么你,我这是在通知你……记住了,下班后我在车库等你。”

宴会场上的灯红酒绿,尹梅居然感觉贺涵有种袁睦的即视感,贺涵在名利场上的样子真是让人厌恶,他的身边从不缺美女相伴,一波走了一波又迎了上去。此情此景,尹梅的心里,大抵是不开心的,他走到贺涵身边。夺过他手中的高脚杯“贺总,您忘了您胃穿孔在医院疼的死去活来的样子了吗?有病就得听医嘱,少喝酒,不然会出人命的!”她字句切切像是在宣誓主权。整个晚会尹梅都在替贺涵挡酒,谁劝都没用,结果贺涵滴酒未沾,她却把自己灌了个烂醉。

贺涵带出去的人醉了也只能贺涵自己送回去。一路上尹梅倒也还算安稳,默不作声,在想着什么似的。

到了她家楼下了,贺涵欲言又止“尹梅……你今天怎么……怎么这样……”
“那你想我怎样?吃醋然后大闹?就跟泼妇一样?贺涵,你的自我感觉不要太好,你真的了解我吗?以前我天真的以为我和你之间的距离就只有时间。后来就因为半路杀出个陆子翊,你就一声不响地离开了我。你连问都没有问过我。好,你走,我等就是了!我等了十年。我以为终于熬出头了,我以为我的贺涵回来了,可结果呢,我的贺涵带着一颗爱别人的心回来了,父母之命,叫我们结婚,好,我结。结婚当天你拿着离婚协议书给我签。你在乎过我的感受吗?在我们的婚姻里,我竭尽全力去当一个好妻子好儿媳,可你呢?这十年,你耗干了我所有的耐心,却从来都没有设身处地的为我想过……”酒气渐浓,由涩变甘尹梅的字句确是意真情切。她真的太累太累了……
“尹梅……我……”贺涵看到她这般模样,心疼的不得了。一把把她揽入怀中“你放开我!放开!”尹梅的眼角还噙着泪,困顿在爱情里的人最痴,妄想在爱情中匍匐前进的人最傻。她挣脱开了了他的怀抱,故作镇静,却又耗不过醉意。
她踩着女人们挚爱的高跟鞋摇摇晃晃的进了电梯。
爱还在,心却空了。

评论(1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