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楼镜衍生 遥遥不及[七]

“贺涵,你玩什么把戏?”尹梅堵在了贺涵家门口,见他回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指责“我觉得以你的能力屈尊在翡光可惜了,我这是在帮你……”
“我不用你帮……为什么我的所有事情你都要横插一杠子呢?你搞清楚,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我是怕你过得不好。”贺涵眼里黯淡无光,站在门边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谢谢,我过得很好,只要你不再来招惹我我相信我会过得更好。”
“你为什么总是把我往外推?就当是朋友关心你都不可以吗?”
“谁都可以是我的朋友,唯独你不行……”尹梅中气越来越弱,两眼抹黑,正势倒地,得亏贺涵眼疾手快把她揽入怀中。

你有你的疼痛,我有我的执着。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贺涵把尹梅放到了床上,替她掖好被角后走到厨房冲调了一杯蜂蜜热柠水,拿到尹梅床前,把她半搂在怀中,贺涵细心的试了试热柠水的温度,不冷不热,才递到她的嘴边。
她呡了几口,介于半梦半醒之间的尹梅呓语不停“贺涵……贺涵……贺涵……”她迷迷糊糊的睁了下眼,又合上。从未有过的心安莫名涌上。
“贺涵,我多希望你一直在……一直在……在我身边。”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贺涵轻轻的拍了拍尹梅的脑袋,充满了爱溺,尹梅嘟了嘟嘴,挠了挠被贺涵拍过的脑袋,搂着杯子侧过脸去“还是家里好,哪儿都是贺涵的气息……可是……这个家已经不属于我了……”
“这个家是你的,谁都抢不走,家里的每一个摆件,包括贺涵都是你的,好不好?”
“好……”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静默,静默……
尹梅沉眠酣睡,贺涵就这样在一旁守着。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掠过尹梅的眸边,她缓缓睁开眼适应了光度,看着熟悉的陈饰,猛的一惊。趴在床沿边上的贺涵揉了揉眼睛,也醒了。
“贺涵,我怎么会在这儿?”
“你昨天犯了低血糖,是我好心把你带了回来,不记得了?”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尹梅的特地把声音提高了几度,她在掩饰着自己的心虚,其实她什么都不记得。
“噢?!那你还记得你昨天说了什么梦话吗?”贺涵饶有兴趣。
“什么梦话?”尹梅蹙了蹙眉,真的什么也没想的起来,怕露出什么马脚,又解释道“什么梦话它都是梦话,都不能代表我的真实想法!!!”
“好好好!”贺涵看着眼前这个尹梅笑出了声,以前都没发现,原来他的尹梅这么可爱。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