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楼镜衍生 遥遥不及[三]

风啸,雨骤,凄凉残景。泪痕,追忆,流年又是难复。唯有这抹月色和孤独的心陪伴着她。听说吃对方喜爱的食物能缓解思念。所以尹梅去了酱子,因为那是贺涵最喜欢的味道。她能清醒的认知到自己对贺涵的感觉,他在她眼里是一碗掺了世情百味又醇香无比的酒酿,世上再无此味道。这份爱情纯且浓,而爱情永远都是自私的,一厢两愿岂不是人生常态?
送完唐晶后贺涵回到了自己家。他的心情很是矛盾,就是那种所有事情都纠在一起郁郁不得解的感觉。压力太多,心事太多,想要解释的太多,害怕失去的也太多。在潜意识的驱使下,他走到酒柜旁顺手拿了两瓶威士忌。“最好不过,心事伴酒”在这样的愁绪下两瓶酒算的了什么,很快这两瓶酒就见底了。他也像完成了什么艰巨任务那样释然,软瘫在沙发上深醉不醒了。坏事最容易堆在一块发生。贺妈夜里突发心脏病,贺爸找不到贺涵便打电话给尹梅,尹梅火速赶到医院,一路上她不停的打电话给贺涵,可他都没接。“爸,我来了,妈呢?”贺爸指了指手术室“还在里面,贺涵呢?她怎么没来?”“他,他去杭州出差了,我给他发过信息了,他看到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的。”尹梅素来不会说谎。还好粗心都贺爸没有发现什么端倪。话音刚落,贺妈就被护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了。医生摘下口罩,长舒一口气“病人没事儿了!术后注意休息,不能太过操劳,需要要静养。等麻醉剂的药性过了,病人就会醒了。”……
第二天一早,贺妈醒了。尹梅赶忙伏到床边“妈,您醒啦!我去给您叫医生。”贺妈点了点头。医院走廊的杂音一阵一阵的,把伏卧在陪护椅上的贺爸给吵醒了。“老伴,你感觉好点儿了吗?”因为贺妈还带着氧气罩,所以她只能点头示意,贺爸也看得明白。“你知道吗,昨天可吓死我了,你要是先走了,我可怎么办呢呐,答应我,你要好好的待在我的身边,不许再……”见尹梅带着医生进来了,贺爸这才停止了煽情。一番精细的检查后医生推了推眼镜“这么大年纪心脏挨了一刀,家里人一定要好好照顾。落下什么病根可就不好了,氧气罩过几天才能拔,还有术后只能进流食……”“好的,谢谢您!”尹梅客气地回应医生的叮嘱。医生点头示意正要离去,却在门口与面色匆忙的贺涵撞了个满怀医生摇了摇头大步离去。贺涵一到贺爸就开始抱怨起他了“你妈出事儿你不在,尽让尹梅一个人忙里忙外。你这个儿子可真不顶用,还是尹梅这个好儿媳对我们上心……”
“爸,贺涵也是因为去杭州出差才……”
“……去杭州?”被蒙在鼓里的贺涵乍一下没听懂尹梅的提示,尔后才反应过来。
……
“你们在这儿陪着你妈,我回家给你妈收拾几件换洗衣服过来。”
“好”
贺爸刚走出去不久,唐晶就到了医院,依据贺涵早上告诉她的科室终于找到了贺妈的病房。到了病房门口她却停住了脚步。她看到了贺涵和尹梅在贺妈的病床前尽孝,她联想到了昨天翻到贺涵离婚证的事儿。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唐晶气冲冲的走出了医院大门。她拿起手机给贺涵发了一条信息……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