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生日快乐❤️

2018年知道涛涛在上海拍戏啊,一张高铁票就蹦哒到了上海,超级超级想探班,可是又不知道涛涛在哪儿拍戏。那时那刻觉得能和涛涛在一座城市就已经很幸福啦!emmm,立个flag😄 2019年我一定要和93迷们一起探班涛涛啊。

❤️我眼里的涛涛是一盏清茶味醇且香❤️

❤️涛涛,我的女神,20190110生日快乐❤️

10号影棚的邂逅
马思纯😸

【碎碎念】

我发誓,复习完高数我就更更更……文😸


【日常碎碎念】
《黑蝴蝶》没有重生。反复捉研几遍结局,像红学专家钻研《红楼梦》般字句抠唆。几年遇一部入心的好影片。高中时代喜欢须兰的《银杏,银杏》,读完许久未能释怀。放不下阿九放不下阿明,放不下那碗隔世茶。后来那本书不知被我娘亲归置到哪个犄角旮旯了,为了这事儿还和我娘亲大吵一架,后来我发狠说要手抄这篇小说。现在想来也是蛮佩服当年的自己,字句手抄,沉浸其中。我想,再没有一张课桌能让我偷抄一篇小说了。澄明,云镜般。一篇小说,一段记忆,只有阿九阿明只有《银杏,银杏》。也是一个契机吧,因为《银杏,银杏》知道了《爱有来生》,知道了《爱有来生》背后的女人——俞飞鸿。十年磨剑,用女明星最好的十年芳华打磨这部《爱有来生》,也许是因为某种程度上的心灵契合,俞飞鸿说她喜欢须兰的这篇小说,她说,她看到这篇小说就想把它拍成电影。我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爱着这篇小说。
三年后,我遇到黑蝴蝶,遇到齐琳,遇到刘敏涛……

《安。好》(帝妃衍生) 第七章

罢了罢了,也算是聚散有时吧。

太子御征,殁了?年连征战,梁国国力大不如前,太子萧泫御征,战死沙场。大梁太子萧泫殁了,殁了……梁皇的明锐也跟着萧泫一并去了,现在的他啊听信小人谗言,又搬出一套立长的阴辞,疏离淮王,亲信颢王。皇二子颢王最懂老皇的心思了,处处顺着老皇的心意,晚年的老皇昏庸无道纵情歌舞,颢王就去江南广罗美女敬上孝心。每每这时,梁皇总会大肆赏赐颢王,满朝文武都见风倒向了颢王这边。颢王正春风得意着呢他把谁放在眼里啊?是上晓天文下知地理的贤王还是兵刃为伴战功不凡的旸王呢?不不不,这些都只是虚的,不用躏踏,风轻一吹就散了,他眼里的刺啊只有淮王一个,淮王是先皇后幼子,文韬武略样样优胜。处处都压上他一头。淮王秉性正直,若能登基做主梁国必能转势。

萧选没有野心,只想两袖轻轻,治理好扬州城,为梁国守好一方城池。可现如今他不得不愁了,若颢王登基,那天下……

金陵城颢王府内,颢王拎起一把长弓“听说,我九弟最爱这些兵戈了,是吗?”一抹轻蔑的笑爬上他的嘴角。“是!”近侍附和道。

“那……把这把长弓就……赠与他吧!”颢王眼神迷离

“是!”侍从忙应下,瞧着颢王嘴角的那抹阴魅,是了,这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蠡湖国际马拉松志愿者 😉

《安。好》(帝妃衍生)第六章

蒋寒的灵魂被万恶的职场社会蹂躏,自那日离别后,他整日忙于工作,娴儿日复一日站在琼树下盼着她的情郎……这天,蒋寒和平时一样回来的很晚,他常走的那条路出了事故,不得已绕了个大圈,正巧路过一片琼树林,他停下了车。想起了那次奇妙的相遇,想起了娴儿,想起了那句“当然!”他是答应了的,他是个守诺的好男人。蒋寒掉了车头,直往城外开去。

“你来了?”

“嗯!”

良久两个都没在讲话。

蒋寒打破了寂静“娴儿……”想说的太多又说不出口。她自是不能持得住他唤的一声娴儿。灵动的双眸似活了般望向他!

这声“娴儿”似曾相识……

自娴儿来了将军府,淮王殿下可是三天两头的往林府跑,有事没事的都乐得去上一趟与林燮“共商国之大事!”懂些情故的都瞧得出来都知道这事儿不简单。

有些略知一二却不懂五六的碎嘴下人们瞧将军事事献殷娴儿便议论开了“晓不得这慕容娴使了哪门子的狐媚功夫,惑得将军五迷三道的!”

“慕容娴啊,十足的妖艳贱货……”

“……”

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娴儿素日里都不屑与她们这些碎嘴八婆较量。越这样那些碎嘴子越是得意“瞧,我说中了吧,这慕容娴啊,就是个……”还没等她们说完就凑来一个身影“贱货?”管家婆缓缓的走来,甩了个眼神给这些碎嘴子们,只单一个眼神就把这些碎嘴子们吓得够呛,只得乖乖闭了嘴。

娴儿的苦楚那儿有人懂?她不是丫鬟不是林府小姐更不是将军夫人。得一闲赋的医女的身份,又被碎嘴下人们说三道四,真不自在。她想离开将军府,挣脱别人言论带给她的束缚。

多事之秋,甚是凄凉。娴儿迷茫,灰蒙蒙的天,沉沉雾霭笼罩着她,该何去何从呢?几只乌鸦扑棱着翅膀飞了过去,呵,真是应景。

娴儿思虑了良久,决定离开林府,梁国之大怎会无她容身之所呢,何况她只求一粥一饭温饱而已,遍及天涯,行医救人也很帅气啊!她娴儿满身本领何苦拘泥于这个世富之家呢!

她走了,只留一封书信!没有道别,谁都不知道她去了何方。

萧选不愿接受这个噩耗,却又不得不接受。他四处搜寻她的下落,可都无终而疾。

从此油盐酱醋茶都变得轻而易举  晚餐都变得有灵魂的味道😁
我们宿舍集体的智慧。

[遥遥不及] 番外篇(一)

凌晨三点半的上海。贺涵喝完杯中的咖啡,伸了个懒腰。“唔,又忙到了凌晨。”他熟练地合上了笔记本。又扰了尹梅的清梦了,她顺手拿了一个抱枕朝他砸去“真的是,又被你吵醒……”抱枕不偏不倚正好落入贺涵怀中。他举起双手俨然一副怕了怕了的模样。

“我想吃好吃的!”尹梅揉了揉自己蓬乱的头发,刚刚睡醒,还带着绵绵的睡音。

“想吃什么。”

“火锅!”说完尹梅彻底醒了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走吧!”

“走!”

秋天的风本来就很舒爽,两人骑着单车甭提有多惬意了。贺先生真的是太宠着贺太太了,“想贺太太所想做贺太太想做。”这句话差不离成了贺涵的至理名言了。这么寂静的夜连只猫都乐不得出来,而贺先生为了满足贺太太的小心思愿意在这样一个夜晚迎着月光吹着风踩着单车陪贺太太去吃火锅。唔,这就是真爱了吧!

 

贺涵熟练的点好菜,都是尹梅爱吃的!在这样的夜晚,吃着贺先生喂的东西,她很满足。回到家已经不早了,突如其来的一阵干呕让她不知所措,算了算日子尹梅也知道个大差不离了。她想确定跑去医院做了检查。几天后结果出来了……

“贺先生,恭喜你喜提贵子。”尹梅从背后抱住贺涵。

他此刻的欣喜只有他懂得。

 

十月过后……

 

病房里尹梅睁开了眼睛,贺涵宠溺的望着她。

 

“贺太太,这是我们的贺一一”

一一,一生独一的一一,伊一,人尹,贺涵一生独一的尹梅。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贺先生的贺太太,贺太太的贺先生终于有了他们的贺一一……

《安好》 帝妃衍生 第五章

娴儿再没能唤回父母,一切都太迟了……不知出何原委,她家遭了洗劫。原本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倒了,霎时之间,什么都不剩下。萧选陪着娴儿接受这一切……

娴儿抱着父母的尸体恸哭良久,她也曾想过同父母一起去了,最后她还是没有选择这么做,她知道大仇未报,她不得死。她要学会坚强,在这个万恶的江湖里,她要独自闯荡下去。娴儿的泪流尽了……她什么都没了,家散了,信仰倒了,一切啊都不复存在了!萧选很想帮助眼前这个女孩儿,不仅是因为她可怜吧,可能更多的是他对她生出了情愫。他说不上来,就是对眼前这个女孩儿有特殊的感觉。

 

 

“娴儿姑娘,你可愿入林府当差?”

“我一介女流能入将军府当何差事?”娴儿扭头望向萧选,不经意间的眼神勾住了这位梁国皇子的魂儿。

“将军府里恰巧缺一医女,自上次娴儿姑娘医好淮王殿下的痢疾,我淮地何人不称许娴儿姑娘的医术?”萧选有多想把娴儿安排在身边怕是没人知道,可碍于他同娴儿说他是淮王府的府兵,他不得已,没办法直接将娴儿带入淮王府。自然想起了他的好兄弟林燮将军。

“公子一介府兵,何得知晓将军府招募医女一事?”

“淮王殿下素日里与林燮将军的交情甚好,我身居淮王贴身府兵,自是知道这么回事儿。娴儿姑娘莫要担心……”

“娴儿万语千言都抵不过公子的大恩,谢公子……”

萧选笑了笑,没再讲话。

 

21世纪

娴儿望向蒋寒,这千年前的故事又一幕幕的重现。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想起从前了……”娴儿多的是离愁感伤,他历经几世有出现在她眼前,可惜的是他不再是她的王,她再也不能听他轻唤一声“娴儿”了。

静默静默……

“姑娘,我先走了。”蒋寒望了望表,发现耽搁太久了。

他走到半路,回首看了看,好像是有些什么割舍不下的。

娴儿也感应到了。“所以,蒋寒,你还会再来这棵树下吗?”

其实他也不确定,毕竟这次只是萍水相逢。他想了想,最后还是蹦出了句“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说出这句话。可能是前世记忆的趋使吧。

“好,那我在这棵琼树下等你……”这是一个约定,跨越了几世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