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蠡湖国际马拉松志愿者 😉

《安。好》(帝妃衍生)第六章

蒋寒的灵魂被万恶的职场社会蹂躏,自那日离别后,他整日忙于工作,娴儿日复一日站在琼树下盼着她的情郎……这天,蒋寒和平时一样回来的很晚,他常走的那条路出了事故,不得已绕了个大圈,正巧路过一片琼树林,他停下了车。想起了那次奇妙的相遇,想起了娴儿,想起了那句“当然!”他是答应了的,他是个守诺的好男人。蒋寒掉了车头,直往城外开去。

“你来了?”

“嗯!”

良久两个都没在讲话。

蒋寒打破了寂静“娴儿……”想说的太多又说不出口。她自是不能持得住他唤的一声娴儿。灵动的双眸似活了般望向他!

这声“娴儿”似曾相识……

自娴儿来了将军府,淮王殿下可是三天两头的往林府跑,有事没事的都乐得去上一趟与林燮“共商国之大事!”懂些情故的都瞧得出来都知道这事儿不简单。

有些略知一二却不懂五六的碎嘴下人们瞧将军事事献殷娴儿便议论开了“晓不得这慕容娴使了哪门子的狐媚功夫,惑得将军五迷三道的!”

“慕容娴啊,十足的妖艳贱货……”

“……”

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娴儿素日里都不屑与她们这些碎嘴八婆较量。越这样那些碎嘴子越是得意“瞧,我说中了吧,这慕容娴啊,就是个……”还没等她们说完就凑来一个身影“贱货?”管家婆缓缓的走来,甩了个眼神给这些碎嘴子们,只单一个眼神就把这些碎嘴子们吓得够呛,只得乖乖闭了嘴。

娴儿的苦楚那儿有人懂?她不是丫鬟不是林府小姐更不是将军夫人。得一闲赋的医女的身份,又被碎嘴下人们说三道四,真不自在。她想离开将军府,挣脱别人言论带给她的束缚。

多事之秋,甚是凄凉。娴儿迷茫,灰蒙蒙的天,沉沉雾霭笼罩着她,该何去何从呢?几只乌鸦扑棱着翅膀飞了过去,呵,真是应景。

娴儿思虑了良久,决定离开林府,梁国之大怎会无她容身之所呢,何况她只求一粥一饭温饱而已,遍及天涯,行医救人也很帅气啊!她娴儿满身本领何苦拘泥于这个世富之家呢!

她走了,只留一封书信!没有道别,谁都不知道她去了何方。

萧选不愿接受这个噩耗,却又不得不接受。他四处搜寻她的下落,可都无终而疾。

从此油盐酱醋茶都变得轻而易举  晚餐都变得有灵魂的味道😁
我们宿舍集体的智慧。

[遥遥不及] 番外篇(一)

凌晨三点半的上海。贺涵喝完杯中的咖啡,伸了个懒腰。“唔,又忙到了凌晨。”他熟练地合上了笔记本。又扰了尹梅的清梦了,她顺手拿了一个抱枕朝他砸去“真的是,又被你吵醒……”抱枕不偏不倚正好落入贺涵怀中。他举起双手俨然一副怕了怕了的模样。

“我想吃好吃的!”尹梅揉了揉自己蓬乱的头发,刚刚睡醒,还带着绵绵的睡音。

“想吃什么。”

“火锅!”说完尹梅彻底醒了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走吧!”

“走!”

秋天的风本来就很舒爽,两人骑着单车甭提有多惬意了。贺先生真的是太宠着贺太太了,“想贺太太所想做贺太太想做。”这句话差不离成了贺涵的至理名言了。这么寂静的夜连只猫都乐不得出来,而贺先生为了满足贺太太的小心思愿意在这样一个夜晚迎着月光吹着风踩着单车陪贺太太去吃火锅。唔,这就是真爱了吧!

 

贺涵熟练的点好菜,都是尹梅爱吃的!在这样的夜晚,吃着贺先生喂的东西,她很满足。回到家已经不早了,突如其来的一阵干呕让她不知所措,算了算日子尹梅也知道个大差不离了。她想确定跑去医院做了检查。几天后结果出来了……

“贺先生,恭喜你喜提贵子。”尹梅从背后抱住贺涵。

他此刻的欣喜只有他懂得。

 

十月过后……

 

病房里尹梅睁开了眼睛,贺涵宠溺的望着她。

 

“贺太太,这是我们的贺一一”

一一,一生独一的一一,伊一,人尹,贺涵一生独一的尹梅。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贺先生的贺太太,贺太太的贺先生终于有了他们的贺一一……

《安好》 帝妃衍生 第五章

娴儿再没能唤回父母,一切都太迟了……不知出何原委,她家遭了洗劫。原本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倒了,霎时之间,什么都不剩下。萧选陪着娴儿接受这一切……

娴儿抱着父母的尸体恸哭良久,她也曾想过同父母一起去了,最后她还是没有选择这么做,她知道大仇未报,她不得死。她要学会坚强,在这个万恶的江湖里,她要独自闯荡下去。娴儿的泪流尽了……她什么都没了,家散了,信仰倒了,一切啊都不复存在了!萧选很想帮助眼前这个女孩儿,不仅是因为她可怜吧,可能更多的是他对她生出了情愫。他说不上来,就是对眼前这个女孩儿有特殊的感觉。

 

 

“娴儿姑娘,你可愿入林府当差?”

“我一介女流能入将军府当何差事?”娴儿扭头望向萧选,不经意间的眼神勾住了这位梁国皇子的魂儿。

“将军府里恰巧缺一医女,自上次娴儿姑娘医好淮王殿下的痢疾,我淮地何人不称许娴儿姑娘的医术?”萧选有多想把娴儿安排在身边怕是没人知道,可碍于他同娴儿说他是淮王府的府兵,他不得已,没办法直接将娴儿带入淮王府。自然想起了他的好兄弟林燮将军。

“公子一介府兵,何得知晓将军府招募医女一事?”

“淮王殿下素日里与林燮将军的交情甚好,我身居淮王贴身府兵,自是知道这么回事儿。娴儿姑娘莫要担心……”

“娴儿万语千言都抵不过公子的大恩,谢公子……”

萧选笑了笑,没再讲话。

 

21世纪

娴儿望向蒋寒,这千年前的故事又一幕幕的重现。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想起从前了……”娴儿多的是离愁感伤,他历经几世有出现在她眼前,可惜的是他不再是她的王,她再也不能听他轻唤一声“娴儿”了。

静默静默……

“姑娘,我先走了。”蒋寒望了望表,发现耽搁太久了。

他走到半路,回首看了看,好像是有些什么割舍不下的。

娴儿也感应到了。“所以,蒋寒,你还会再来这棵树下吗?”

其实他也不确定,毕竟这次只是萍水相逢。他想了想,最后还是蹦出了句“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说出这句话。可能是前世记忆的趋使吧。

“好,那我在这棵琼树下等你……”这是一个约定,跨越了几世的约定……

《久愿》{衍生文}(桃心CP)<柒 >

调整,是件麻烦的事儿,生活一下子天旋地转,适应了的东西一下子灰飞烟灭,什么都不剩下,一瞬间的落寞,曾经的情啊,融进了的骨血的爱啊,都散了,罢了罢了,聚散有时……

韩冰不想回家,不想对着那个冰冷的屋子,沈运也能洞悉她的心思,也没有多言,他们在公园的长椅上呆坐了一夜,韩冰有些倦了……

呵,男人?男人算个什么东西,爱的时候蜜语甜言,不爱的时候冷言相待……事业才是最靠谱的,韩冰也算不悖这个至理了。

“韩区长,最近工作很认真啊!是得奖励你一下了…….带你去个地方,怎么样!”说完拉着韩冰就跑

“你干什么呀沈运!!!你放开我!!!”

“你这么大个人儿了又不至于被我拐了骗了的,怕什么。”

“那你……放开我……我自己会走!!!”沈运松开了韩冰,耸了耸肩“好好好,你自己走,我也不乐得拉着你。”

他们呆在一起就像能发生化学反应似的,一路上颠颠的互怼,欢笑

 

“你带我来这儿干嘛……”韩冰抬头看了看,游乐园三个大字映入眼帘

“游乐园!!!多适合你。”韩冰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韩冰其实很喜欢这些东西,只是这些喜娱爱好都被淹没了,在以前的生活中她不得不扮演个大女人的形象,这些看起来幼稚的东西也就被搁置了。

 

愉快的时光总是易逝  “谢谢你,沈运!”

“客气什么……”

“你带我来游乐园,那我……那我请你吃日本料理好不好?”

“好啊!”沈运冷笑,答应的很是勉强,其实他是吃不惯那些生鲜鱼腥的,但又不想让她察觉。

席间,他们谈天说地把酒言欢,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他不奢求什么,只希望她能开心,而他愿一直陪伴着她,和十年前一样。

《久愿》{衍生文}(桃心CP)<陆>

“你是光,属于我的光,你是茫茫人海里我最在意的那个存在。”

“我困顿在你的世界,不知所往……”

韩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就在那个漆黑的夜……她做出的不单是个决定,她失去的是年少时的期许,更是一场梦的破灭,张家旗一言不发,得了离婚证的他似乎没有想象中的心悦,甭谈什么如释重负了,现在的他呀,心头压着千斤石头……两人是怎么走散了的呢?没有背叛,没有争吵,没有冷眼……怎么会这样了呢?谁都说不上来,就是这样最终散了,许是缘分太浅了吧,缘浅缘深,缘散了终究是抓不住的!

“沈运,你在哪儿?”韩冰顿住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找上这个老朋友,在这一刻,自己最无助的时候。

“怎么了?”

“能和我出来吹吹风吗?”

“好!”沈运没有多问,他守了一个蓝颜的本分,不僭越半分!

 

 

“还是外面好啊!空气都是香甜的。没有那个人在我眼前晃还真是清闲不少。”韩冰笑了笑。沈运看得出来韩冰笑得多苦,当年韩冰一袭嫁衣许给张家旗时笑得多甜现在就有多苦,甚至更之吧

沈运不乐得讲话,他静静的守着韩冰

“嗯?你为什么不说话?”

“呵……天可真冷啊!”

“你不问问为……”韩冰哽咽了,其实哪儿要问啊,沈运太了解韩冰了。

沈运拉着桥边的护栏,假装着毫不在意目视远方“平时挺汉子的模样,怎么一遇到他张家旗就这么愚笨了?”说完还拍了拍韩冰的脑袋,一如从前。

“呵…都和你说了,不要拍我脑袋….”

“是!!会变笨的”

“是!!会变笨的”

毫无防备,两人异口同声,然后又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都说张家旗和韩冰两人天生一对,可谁又在意到规避在角落里的沈运呢?其实他与韩冰才更为般配!

 

“陪我去喝杯酒吧!我请客!”韩冰着重吐出后面三个字,不知道她哪儿蹦出来的这个怪心思,沈运当然不能应允

“喝什么酒!一瓶啤酒就能把你撂下了……”

“……”其实韩冰骨子里还是很小女人的,只是一直没能找到那个能驾驭得了她的人,现在呐,沈运的一句话就能把她噎着,倒真有些意味了……

夜色还很长,公平的是我们所望的月亮是一个……

曾以为流年长存
光阴慈悲
以为世事都能顺遂人意
后来才参悟到
原来流年易逝
光阴清绝
就连世事都是疏离期许的

酌一杯小酒
浅谈梦想
梦是什么?
梦是绝处逢生的希望!

梦嘛
是浩瀚星河里一颗最平凡的粒子
过尽千帆
在恰当的时候完美的自我绽放

追梦的人呐
你熬过了岑寂的夜才能遇见温暖的光
待到朝霞破暝的晨曦
你会感激自己

茶凉再续
梦醒难寻
有梦就去追吧




晚安

《久愿》【衍生文】(桃心CP)<伍>

又加班到了深夜,天漆漆的星星都不想冒出个儿来,这啊算不得一个好天气。
“沈区长,这么晚了还不走?看什么呢?”
韩冰朝他望的方向瞟了眼。沈运顺势掩住了……也不知韩冰看着了没有。两人都默不作声,没有再有过多的交流,空气凝固了。“不早了,我们走吧!”良久,沈运嘴里才蹦出这几个字。
“好!”
……
韩冰和家旗很不合适,说不了别的,起码性格上是这样的。韩冰要强,事事都想做到最好。而家旗安于现状,他觉着日子能苟过着就大差不离了。这般大相径庭的认知是他们争吵的根蒂。也不是谁背弃了承诺,好像谁都没有错,要怪就怪海枯石烂的太少地老天荒的太早……

沈运和韩冰并肩,留给办公大楼一双宛丽的倩影……很般配啊!

韩冰回到家一言不发,张家旗在她耳朵边叽喳个不停,大致就是在劝她签了离婚协议。她苦心经营了十余年的婚姻竟走到这般境地。这也是他们的不同之处,家旗觉得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活不下去的,而韩冰从不抠唆什么爱情……

“我喜欢太阳从不是因为它温暖,我喜欢花朵儿从不是因为它艳丽,我喜欢溪水从不是因为它清凉……我喜欢的这些都不带任何附属条件,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



《久愿》【衍生文】(桃心CP)<肆>

“人都会在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我也不能免俗,我并不想在落俗的剧情里起伏跌宕,其实我要的并不多,少到我只需要你一句简单的关心……你顺势给我一个台阶我就不会枉自跌入山崖!”
梦惊了,该醒了,梦里的一切都丢了。我想,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其实你不经意间的颦笑是能让我心动整个夏天的。

婚礼上韩冰像丢了魂一样四下搜寻着什么,她等了六年的婚礼变了味儿,她面无表情的杵在哪儿,冷的像个木桩。好似这场婚礼与她无关一般。
“韩冰小姐,你愿意嫁给张家旗先生为妻吗?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她走了神,张家旗悄眯的牵起韩冰的手,台下数双眼睛紧视这神圣的一刻……
韩冰略觉困顿“我……我愿意……”
……
礼成,她韩冰最终还是属于张家旗了……沈运在观众席笑着鼓掌,他尝试用酒稀释此刻的愁绪,可无奈酒浇愁上愁更甚。

韩冰婚礼一月后她收到了部门升迁令,组织升迁她为主任……
“那沈运沈主任呢?”韩冰看着这纸升迁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主动请缨调到西南……”

十年后……

我们不能控制情节的发展延至何处,就像韩冰最终还是属于家旗,而我依旧是孤家寡人一个!

“沈区长,这是北梁棚户区拆迁计划,您看看!”十年了,他沈运回来了,到底还是压着她韩冰一头。
“我看到啦,韩副区长!”
两人相视一笑,十年了,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