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致

《久愿》【衍生文】(桃心CP)<伍>

又加班到了深夜,天漆漆的星星都不想冒出个儿来,这啊算不得一个好天气。
“沈区长,这么晚了还不走?看什么呢?”
韩冰朝他望的方向瞟了眼。沈运顺势掩住了……也不知韩冰看着了没有。两人都默不作声,没有再有过多的交流,空气凝固了。“不早了,我们走吧!”良久,沈运嘴里才蹦出这几个字。
“好!”
……
韩冰和家旗很不合适,说不了别的,起码性格上是这样的。韩冰要强,事事都想做到最好。而家旗安于现状,他觉着日子能苟过着就大差不离了。这般大相径庭的认知是他们争吵的根蒂。也不是谁背弃了承诺,好像谁都没有错,要怪就怪海枯石烂的太少地老天荒的太早……

沈运和韩冰并肩,留给办公大楼一双宛丽的倩影……很般配啊!

韩冰回到家一言不发,张家旗在她耳朵边叽喳个不停,大致就是在劝她签了离婚协议。她苦心经营了十余年的婚姻竟走到这般境地。这也是他们的不同之处,家旗觉得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活不下去的,而韩冰从不抠唆什么爱情……

“我喜欢太阳从不是因为它温暖,我喜欢花朵儿从不是因为它艳丽,我喜欢溪水从不是因为它清凉……我喜欢的这些都不带任何附属条件,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



《久愿》【衍生文】(桃心CP)<肆>

“人都会在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我也不能免俗,我并不想在落俗的剧情里起伏跌宕,其实我要的并不多,少到我只需要你一句简单的关心……你顺势给我一个台阶我就不会枉自跌入山崖!”
梦惊了,该醒了,梦里的一切都丢了。我想,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其实你不经意间的颦笑是能让我心动整个夏天的。

婚礼上韩冰像丢了魂一样四下搜寻着什么,她等了六年的婚礼变了味儿,她面无表情的杵在哪儿,冷的像个木桩。好似这场婚礼与她无关一般。
“韩冰小姐,你愿意嫁给张家旗先生为妻吗?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她走了神,张家旗悄眯的牵起韩冰的手,台下数双眼睛紧视这神圣的一刻……
韩冰略觉困顿“我……我愿意……”
……
礼成,她韩冰最终还是属于张家旗了……沈运在观众席笑着鼓掌,他尝试用酒稀释此刻的愁绪,可无奈酒浇愁上愁更甚。

韩冰婚礼一月后她收到了部门升迁令,组织升迁她为主任……
“那沈运沈主任呢?”韩冰看着这纸升迁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主动请缨调到西南……”

十年后……

我们不能控制情节的发展延至何处,就像韩冰最终还是属于家旗,而我依旧是孤家寡人一个!

“沈区长,这是北梁棚户区拆迁计划,您看看!”十年了,他沈运回来了,到底还是压着她韩冰一头。
“我看到啦,韩副区长!”
两人相视一笑,十年了,他回来了……

《久愿》【衍生文】(桃心CP)<叁>

“我在你身旁站了十年……看你对他浓情蜜意对我不咸不淡,我就是世俗中的悲情男二,站在女主看不到的角落行尸走肉…”

“沈主任,您想什么呢?”韩冰扔过资料,坐到了沈运的对面。“喏,资料给你了,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啊!”
“哎,韩冰你等等…”
“嗯?怎么了?”她转身。
“路上注意安全…”
“砰…”办公室的门关上了。他卸下了防备长舒了一口气。
“好,我知道了。”韩冰调皮的从窗户外探出个脑袋……

日子就这般行云流水的过着,毫无意外的,韩冰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她的张家旗甜哥哥蜜姐姐的谈情说爱,沈运依旧躲在角落里默默守护她。感情这种东西生来就是不平等的。偏偏有人付出的很多得到的很少。这就是感情的桎梏?嗯,或许吧。

“沈主任,这是我结婚的请柬。”韩冰递给了沈运。
“什么,结婚?这么仓促?你真的准备好嫁给张家旗那混小子了吗?”沈运有点不太相信他眼前的女子即将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了。
“沈运,我不许你这么说张家旗!”
“哟,还挺护短。”沈运捏了捏鼻子似笑非笑。
“没工夫跟你贫,我结婚那天一定要到啊。”
“行行行。”沈运满口答应,心却不以为意。

张家旗的求婚她等了六年,真正等到他求婚的那一刻心情又是复杂的。得到了一直想要的东西却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欣喜,是哪儿错了呢?

《久愿》【衍生文】(桃心CP)<贰>

“沈运,你给我过来!”韩冰气冲冲的跑到了沈运的办公室 。
“吃枪药了吧你,火气这么大?!”
“沈运你给我说说我的片区哪儿出问题了,出什么问题了,你给我好好说道说道。说不出来我就在这儿烦死你。”
对于韩冰的脾气沈运拿捏得还是很准的“是三组的韩晶组长片区的问题,不关你们二组的事。是我瞧错了抱歉抱歉抱歉。”
“道歉有用吗?”韩冰目露凶光,沈运知道大事不好。“那你想怎样?”
“答应我个条件。”韩冰气势不改。
“敢和领导谈条件…你…”
“沈主任要是不答应,我就罢工,有什么破事儿自己兜着,我看您呐就等着和张家旗抱团下海吧!”
“韩组长啊,你瞧瞧咱们的革命情义…”
“谁和你这种只知道压榨下属的上司有革命情谊,少说没用的,答应我一件事儿。”
“这架势不答应也不行了,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
“最近一段时间别让我再加班了!您要坑人也换个人坑啊,老揪着我不放算怎么回事儿啊。”
“放你干嘛?和张家旗那小子去约会?”沈运皱着眉头。
“沈运,你和张家旗什么怨什么仇啊,高中开始就互不对眼,到现在工作了还这样抠唆,能不能成熟点?”
“张家旗那个混小子我就是看不上。”
“要你看上有什么用,我喜欢就行了。”说起张家旗韩冰还是一脸的幸福。
“别撒粮了,吃了这么多年早腻了。”沈运翻开资料掩饰内心的不安。
“言归正传,你到底答不答应嘛!”
“你想几点下班就几点下班,反正在打嘴仗这件事情上我从来都没赢过你。”
“呵呵,谢谢沈主任。”
“……”
韩冰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沈运也合上了资料,抵着头冥思些什么。

《久愿》【衍生文】(桃心CP)

因为看了《声临其境》,超爱刘敏涛和赵立新这对萌新的桃心CP哇,桃心CP万岁♡
男主:《中国式关系》里的沈运
女主:《安居》里的韩冰
人物形象的话我会捏碎重新打造一下,毕竟《中国式关系》我没怎么看过。
大致就是两个在政府机关工作的青年相爱相杀的故事。这时候韩冰只是职场小白。
暂且就先说这么多吧,更文啦!
☞☞☞☞☞☞☞☞☞☞严肃的分割线☜☜☜☜☜☜☜☜☜☜

“韩冰,你加班把拆迁户的资料核实一下,核实好了给我,明天开会要用。”沈运习惯了这样命令韩冰。
“哦!”她一脸不悦,韩冰真的是很讨厌这个沈主任,她觉得像沈运这种只会压榨下属的工作狂该遭天谴。
可没办法啊,人家是领导,韩冰拍了拍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她抬眼看了看时钟“五点四十五分…来不及…”她也很无奈,万般不愿的拿起手机打开了微信,文字敲了又删,删了又敲,最后还是发了出去“家旗,对不起,我今天要加班,不能和你一起看电影了,下回,下回一定陪你看电影…”过了好久对面才发来一个“好。”韩冰长舒了口气,开始忙起了工作。
“沈主任这是您要的资料。”韩冰没好气的递给了沈运。
“呵,怎么的韩组长怨气不小啊。”沈运倚着沙发,拿起茶杯小嘬了一口白茶。
“哪儿敢呢?”韩冰没好气的挑衅他。
“韩组长啊,工作上有什么不满可以的向领导反应,憋在心里多屈得慌…”
“像您这样的领导日理万机的哪儿管得着我们下层人民的苦乐啊。不打扰领导品茶了,我先走一步。”
“你给我回来回来……”沈运放下茶杯“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损您呢。”韩冰已经走出了办公室,听到沈运叫她,她就探了个头回应了一句。
“嘿,你说什么呢你,你这是对领导的不敬。就显摆你有个嘴是吧!你给我回来回来…”韩冰再也没理他。
“好你个韩冰,你等着,我整不死你。”沈运自言道。
……
第二天一早韩冰就被沈运的连环催命电话给吵醒了,她挠了挠凌乱的头发,还带着绵绵睡音“沈主任,现在是北京时间五点半,你吵醒我了,断了我的美容觉。麻烦您赔我一天的好心情。”
“韩组长的起床气可真不是一般两般的,张家旗以后够受的了?”
“您到底什么事儿,没事儿我还得睡个回笼觉呢!”
“找你当然是有事儿,你管理的片儿区进程出大问题了,还劳烦韩组长亲自去跑一趟。”
“我去?现在?”
“当然是你去。”沈运打了一个哈欠“不说了,我先去睡个回笼觉,不打扰韩组长工作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
“嘟嘟嘟……”另一边的韩冰气呼呼的起床洗漱,赶到了片儿区对照规划图纸,左瞧右看也没发现什么不对。

《安好》(帝妃衍生)第四章

这些日子娴儿都在忙药坊的事情早把那次的相遇抛诸脑后。在她眼里那个神秘的淮王殿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但萧选却怎么也忘不了那一瞥。淮王府内外都透着股欢喜劲儿。是啊,淮王殿下久治不愈的戾气终于被驱走了。府内宫人无不攒赞娴儿高超的医术。萧选也派过很多府兵去找娴儿,可都无功而返。“或许她根本不在扬州城内,或许那日她只是旅经此处罢了。”萧选苦笑的自言。“能不能再遇见就真是看天了。”他悻悻的皱起了眉头望向天空。

好在…好在上天还是眷顾他的!

这日也不知萧选哪儿来的兴致执意要上山走一遭。可山路哪儿有这么好走,刚走了没一会儿他就迷了路“这风景是好风景不假,可这山路也太折煞人了吧,弯弯绕绕的着实讨厌。”过过嘴哪儿够解气的,他瞧了眼脚边的石头想都没想就狠狠的踢了上去。是他气焰太盛的缘故吧,老天连踢块石头这么芝麻大点的事都没让他如愿。“真疼啊!”此刻的淮王殿下就像只泄了气的皮球。想走,可这红肿的脚踝支使不了他走下山。想留,可这天色已晚难不成要待在这儿喂虫子嘛。萧选陷入了窘境,进也不得退也不能。“公子坐在此处有何事?”正在他一筹莫展之际一位素衣女子的走了过来,“这声音怎么这般熟悉?”萧选抬头望向这素衣女子“对,是她是她是她。可终于让我找到了!上天还是惦念着我的。”他心想。
“公子,公子…”娴儿打断了萧选的臆想
“啊?”她别过脸刻意避开他的眼睛。“嘶…”脚踝扭伤的疼痛让他一下回到了现实。他忍不住用手揉了揉。
“公子的脚踝是怎么了?”
“大概…大概是…大概是扭了吧…”萧选不好意思将刚刚幼稚的一幕说出来。
“我帮你看看…”娴儿认真的瞧着萧选的脚踝发现了什么端倪,只是笑笑并没有多言些什么。
“天色已晚,公子拖着伤脚难再下山,不如今日就去寒舍将就一晚吧。”
“那就麻烦姑娘了。”
“公子客气了,区区小事儿何足挂齿。”

娴儿的家就在前方不远的山腰上,这条路不算远,可今日娴儿搀扶着萧选走的格外慢。
“姑娘,在下萧选,敢问姑娘的芳名”
“小女名唤娴儿。”
“姑娘好生面熟,我好似在淮王府见过你!”
“淮王府?!”
“我…我是淮王府的…府…府兵,你给淮王殿下治病的时候瞧见过你。”
这一下可勾起了娴儿的好奇心。
萧选撑着假身份和娴儿一起谈论起了“淮王”。
再长的路也是有终点的,娴儿带着萧选来到了自家的小木屋。屋前遍植琼花,像幻境一般。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娴儿像平时一般唤着父母,可这次没人理睬她……

《安好》(帝妃衍生)第三章

再相逢,他不经意的眼神落到了她身上,一如当年琼花雨下的那一个回眸似回到了当年。
公元六一九年。老梁王佝偻着背坐在龙椅上,丝毫看不出一丝英气,他抬头瞧了一眼跪在殿下的九儿子。他已行弱冠之礼,该去自己的封地了。老皇断然舍不下这么个心头肉,毕竟是最像他的儿子啊。他也知自己命不久矣,想把皇位传给他,可怎奈何,奈何......“咳咳...咳咳...”老皇摇了摇头掩鼻咳嗽了几声“选儿,你下去吧......”
次日,萧选出发去了封地,扬州城内一派祥和。淮河流域自古就是富庶之地,又近于天朝国都金陵,这细碎的种种皆可揣度出老皇对他这个九儿子的偏爱。
继任为淮王后,萧选得了一场大病,求遍城中名医也未得解无奈只得张贴王榜寻隐士高人来解此病。什么仙风道骨癞头和尚的只要是登府上献药方的萧选都试了一遍,结果都是一样,毫无益处。适逢娴儿进城取药,经过淮王府瞧见告示栏上的王榜便轻轻揭下,淮王府的府兵瞧不出娴儿的道行所在,便也没有以礼相待。“欸,我说孩子,你要玩儿一边儿玩儿去,这告示栏上的东西可碰不得,你可知揭示王榜......”
“我知,揭示王榜便示愿为淮王效劳,劳烦府衙大人前去通报,看淮王殿下这病我可治得?”关乎到淮王的病,府兵们自是不敢懈怠。
府兵们将娴儿带到了萧选的寝殿,两人之间隔了一幕纱帘。娴儿不解。淮王府的管家站出来摆手道“姑娘莫见怪,淮王殿下近来疾病缠身,气血甚微,不能以面示人,还望姑娘见谅。”
“何来见谅这说,草民只替淮王殿下切脉,不探其颜。”
老管家满面堆笑“甚好,甚好。”
娴儿切完了脉若有所思了一会儿“殿下这病不难治,从病根着手,除戾即可,我给殿下配一方药,十日后戾气除尽便可痊愈。”
管家接过药方“姑娘,请随我到账房领赏”
“不必了,小女子行医救人不为名利......”娴儿隔着帘幕给萧选行了一个大礼就退下了。
在她转身的瞬间萧选拨开帘幕眼神落到了她的身上,一见倾心。

《安好》(帝妃衍生)第二章

选郎...”女子清丽的声音引得了蒋寒的注意,他四下望了望,狐疑的指向自己“姑娘,你在叫我?”女子没有作答。是了,四下无人若不是他又会是谁呢。蒋寒迈开步子往回走。琼树下,蒋寒的双眼落到了女子低垂的双眸,这场景好生熟悉,可记忆的根到底扎在哪儿了呢?未曾知晓。
“姑娘,我约摸着您是认错人了...我叫蒋寒...”蒋寒笑道。女子微抬眉眼只瞥一眼,就知道她等了千年的人回来了。只是他做了一个深沉的美梦,暂时忘却了她而已。她苦笑道“公子莫见怪,你的眼角眉梢像极了他!方才我...”蒋寒怔了怔“姑娘不是这里的人?”

“公子何出此言?”

“您讲话真是古怪极了,不像是...不像是....”

“不像什么?”女子轻笑着瞥向蒋寒
“不像是这里的人。”

“何止,我不是这里的人,我也不属于这个世界。”

“你是...你是...你是鬼?”蒋寒向来是相信鬼神之说的,虽说相信,可这猜想也让他多少有些错乱,他急于验证这个猜想。便又补充道“你是鬼,是不是?”恐惧致使的错乱在片刻间就烟消云散,蒋寒的脸上也再找不出半分恐惧。蒋寒自然反应出的种种都被女子记下。

“公子不怕?”女子拂袖掩面,刻意退后了几步。

“有何可怕?鬼也分好鬼和厉鬼不是?我看姑娘眉眼清秀,绝不是厉鬼之态。”

“莫要叫我姑娘了,听着很是生分,你叫我娴儿,我唤你蒋寒如何?”

“娴儿!这名字真是好听!”娴儿含笑不言。蒋寒抬头望了望琼花,又问道“娴儿,你在这儿多久了?”

“我同这树一般年岁了,快近千年吧!”

蒋寒紧皱眉头疑惑难解“人死后不必投胎吗?”

“人故后若想再投胎转世为人就必须进入轮回,过奈何桥喝孟婆汤,抹去前世记忆。我不想被抹去前世记忆,再次进入轮回,便只能在人间游晃千年。”

“阎罗王怎容得你避在这人世千年?”

“阎庭有庭规,凡人故后若有未了情缘不愿喝下孟婆汤的,可游至人间找那人踪迹,千年为期,若是寻得到前世故人便可还魂为人,若是觅不到,也就只能灰飞烟灭了。”

“那你寻到那人了吗?”蒋寒倚上了琼树,望向星空

娴儿也随着蒋寒倚上了琼树,扭头望向他,良久她都没有讲出一个字,天机不可泄露,不然她此刻就会魂飞魄散。

【安。好】(帝妃衍生)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四季轮回已记不清历经了多少个盛夏寒冬,只知道我一直在这儿。等你、等你、等你、等你……
南京郊外有个很小众的景点,传说那儿有棵“神树”花开千年不败,信奉轮回的人大抵都是相信三生三世这个说法的。蒋寒就是这样的人。
最近手上的这个案子很是棘手,就算回到了家里蒋寒的脑子也没有停歇过一刻。案子千头万绪,惹得蒋寒很是不悦,拿起外套就往外面走,可这么晚了能走去哪儿呢?他笑了。“那就开着车看着走呗,能走哪儿算哪儿,这么大个人了也不至于丢了!”蒋寒开的很慢,选哪个路口完全是随心所欲。不知不觉就来到城外。
不似市区的喧闹,郊区很是宁静。蒋寒下了车深吸了一口这属于自然的清新气息,倒让他放松了不少,他的脚不受控的直往前走,前面是哪儿呢?他也不知道。
越往前灯光越暗,他来到了一棵琼树前驻了足。“这棵树好熟悉,好似在哪儿见过”蒋寒自言道。可他确实没来过郊外。他冲着琼树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
“选郎,选郎,选郎莫走……”
蒋寒觉得古怪便回头瞧了瞧,一位素衣女子端站在琼树下“选郎莫走……”白衣女子款款走来。

遥遥不及【十】

阳光洒进窗台,病房的一切都镀上了金色,熠熠生辉。略微清醒了些的尹梅抓住贺涵的手不放,硬生生的握着,生怕下一秒他就不在她的视线中了。他有着一股非男人属性的细腻,能够一眼看穿她的心思“我不走,我不会再走了,不会让你一个人了。”本想让尹梅安心,哪料的她握得更紧了。她真的害怕失去他。过去错过的太多,未来也再不想重蹈覆辙。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尹梅的欣喜溢于言表“好!”
尹梅生病期间贺涵一直陪着她,半步都未曾离开。她休完了病假,再回到辰星工作也再没有什么抱怨,也再没有想过离开辰星。平日里他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甜蜜的很。在天堪比比翼鸟,在地堪比连理枝。不知羡煞了多少公司里的单身狗。

遇见,然后离开,多年后再遇见……你的手我握紧了不会放,你的心我住进了不会走。

周末?可真难得!自打去了辰星尹梅就没怎么过过双休,就算偶尔有一两个双休也都被贺涵祸祸了。
此刻的尹梅正惬意的听着轻音乐,晒着日光浴呢。电话铃声很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尹梅大致也能猜到是谁,她极不情愿的拿起手机“还真没猜错。”她低喃了一句,滑动的接听键。
“尹梅,你在哪儿呢?”
“在家呢!”
“下楼,我在楼下等你!”
“干嘛?又想祸祸我的双休?你可放过我吧,双休不易,且过且珍惜。加班的事儿免谈,没别的事儿,我就先挂了。”
“诶,你别挂呀,我又不只是你上司,我现在是以你男朋友的身份跟你讲话。赶紧下楼,等你!”
“是是是,前夫哥!”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不说,等我!”尹梅挂断了电话

他们无疑是幸运的,失散过,经年之后还能找回彼此。

“嘿,前夫哥,等急了吧?!”尹梅垫起脚尖向贺涵的怀抱奔去。
“只要是等我们家尹梅,多久都得等呀。”
尹梅离了贺涵的怀抱。“吃错药了?你这么说肯定没什么好事。”
“还真是个好事,你要是不想捡这便宜我就去找别人了。”
“什么便宜?”
贺涵拿出了藏在背后的优惠券。“诺,婚纱摄影的优惠券!!!能便宜100呢!”
“贺涵,你怕不是个傻子吧!消费1万元才能用这种优惠券哦!我觉得不划算呀!还有哦,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占小便宜了。”
“你去不去?你不去我就便宜我前妻妹了。”
“去!去!我又没说不去”

想想上回拍婚纱照的时候,贺涵全程不笑,在场的工作人员都还以为他是面瘫呢!但这一回他笑的比尹梅都灿烂。这大概就是嫁了爱情,娶了爱情的样子吧。真幸福!

“贺夫人,回家吧!”
“好,送我回家!”
“我是说回我们的家!”
“你这是拐带良家妇女,犯法的!”
“把证换回来是不是就不犯法了?”
“别妄想了,我没带证件,下次吧哈!”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下次呢。我翻了好久的黄历今天是这个世纪最好的日子,黄历上说了,过了今天就不宜嫁娶了。”
“那咱就再等等,等到下个世纪?”
“这白日梦做的挺真!”
“可我的证件真的没带呀。”
“你确定还在家里?”
“一定在家里啊,我放在了……”
“喏,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的证件!!怎么……怎么在你这儿?”
“你不是说放在家里了吗?大马虎!!”
“懒得理你……”
“还好赶在宜嫁娶的日子娶了你!”

婚姻登记大厅那当初给他俩办离婚的两个姑娘调到了结婚登记处。其中一个姑娘笑到“哥,姐又来啦。”另一个小姑娘被她的情商折服,向她投去了一个眼神,那个小姑娘低下了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忙道歉。贺涵不以为意地笑道“以后不会再来了!”
办完了复婚手续贺涵牵着尹梅出了婚姻登记所。
见证他俩离婚,又见证他俩结婚的两个小姑娘闹开了,“我说的吧,他们会复婚的。你偏要跟我赌!哎,小雨,你欠我一包辣条……”

结婚登记所门外贺涵笑了“尹梅我们回家吧,回我们自己的家。”
“好!”

——————————————————————————————————————————————————完